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頂點小說網 -> -> Ca't Buy Me Love

正文 Cater14介于感恩節與圣誕節之間的丑陋毛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Chapter  14

    打開405號房門的那一刻,熱氣撲面而來,讓人幾乎無法呼x1。

    “這是怎么了?”  她嚷嚷著,一面往里走一面迅速地把外套和圍巾脫下,還是熱得馬上出了汗。

    “昨天早上暖氣就壞了,”  珍妮正拿著一包冷凍蔬菜往身上敷,“管理員說周二才能修。”

    簡不停地說著“受不了”,利索地把衣服脫個JiNg光,只套了一件松垮垮的背心,坐在客廳里一個勁地喝冰凍的汽水。

    “艾l到便利店買冰塊去了,”  珍妮說,“我看他是找借口去吹冷風的。”

    “我們就不應該早早地拉下防風雪的玻璃窗!”  簡哀嚎起來,拿起一張外賣餐單給自己扇風。

    午餐被一堆水果和冰淇淋取代(還有一些洋芋片),三人喝著冰啤酒,珍妮和艾l本來準備好要對簡的前男友痛罵一番,但是兩人的興趣飛快地被科林的派對邀請轉移了。

    前男友像是r0u皺的紙團被丟棄在角落。

    “圣誕派對,聽起來就像電影一樣。”  珍妮幻想起來,“想一下,親Ai的,在那種豪華的宅子里舉辦派對,肯定會有許多名人去參加的。你只要穿上漂亮的衣服,就會有許多人向你獻殷勤,說不定還會遇到白馬王子。”

    三人對于科林邀請她的意圖都沒有任何猜測,即使一開始珍妮提出“他肯定特別喜歡簡”這樣的想法,也馬上被另外兩人否決,他們一致認為,單身男人去參加這種圣誕派對的確有點可憐,帶上她也只不過為了炫耀,也有可能是是想讓簡開開眼界。

    “這種大明星到底是什么想法,是我們普通人理解不了的。”  艾l說。

    “唔……有時候也不是那么千奇百怪的。”  簡忍不住為他辯護幾句,“和我說話的時候,沒有自以為了不起的樣子,也不會認為我說的話不可取。”

    “我可從來沒有否認他是個好人啊,”  艾l不慌不忙地打開一大瓶氣泡水,“我只是認為,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并不會胡亂Ai上不可能的人。”  她把氣泡水倒在三個亮晶晶的玻璃杯里,她對自己的感情一向非常自信,她曾經喜歡過糟糕的男人,這種錯誤她不會再犯了。

    “可我總覺得他還是b較喜歡你的,要不然為什么明明有那么多人可邀請,他偏偏想到了你呢?”  在三人之中,珍妮總是最感X也富于美好的幻想。

    “大約是男人的灰姑娘情結,”  她咕咚咕咚地喝了半杯氣泡水,“想著找到一個純潔美好的姑娘,給她穿漂亮的衣服,帶她去華麗的舞會,讓她大開眼界,好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她又補充說:“可是我既不純潔也不美好,他也一樣,不是電影里的善良大富翁。”

    她還想說他的邀請里肯定也有許多X意味在里頭,但是這樣的想法她還是打算收在心里。

    “無論如何,灰姑娘有個神仙教母和一群老鼠,你打算怎么辦呢?”  珍妮從沙發縫里cH0U出一本時裝雜志,目的明確地查看起來,“發型,首飾,還要拿個手包吧?要不然手機放哪里呢?那種場合可以帶手機的吧……”

    “紅sE的裙子怎么樣?高腰的貼身樣式。”  艾l說,“然后戴那個銀sE的發飾。”

    她有一個銀sE的鹿角形狀發飾,是剛到紐約的時候哥哥送給她的。

    “這樣會讓她顯得像個圣誕禮物,太刻意了!這種場合就應該低調一些。”

    “可是太低調就會顯得小家子氣,被人看不起。”  艾l已經在網上搜索起名人參加派對的著裝,“你看這個,多亮眼,一下子就會被喜歡上的。”

    “應該顯得X感但是又不俗氣。”  珍妮點著頭贊同自己說的話,“表現出‘這可不是我第一次參加’。”

    “沒錯,所以我們不能放過每一個細節的地方,譬如指甲旁的Si皮。”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互相贊同反對,直到接受邀請的人說“只打算隨便在網上買一條裙子”,才罷休。

    “我絕對不會為了這樣的派對花超過兩百美金。”  她堅決地說,一口氣喝完了剩下的氣泡水。

    “腰線這里往上提一些會更好……”  梳著嚴實發髻的店員仔細打量著她,仿佛這名從布魯克林來的客人是一尊巧克力作品,“你的肩膀很好看,特別適合這條裙子。”

    簡端詳著鏡子里的自己,像個沒落鄉紳家的nV兒為了找丈夫的舞會傾其所有地打扮。

    而珍妮和艾l就是心情熱切的家庭教師與管家,坐在她身后喝著香檳,心滿意足地觀看。

    “……長島的圣誕派對,嗯?我們也接待過許多住在長島的客人。”  店員說話的口吻都好像特別受過訓練一樣,輕輕的又顯得不容侵犯。高鼻子的裁縫一言不發,用皮尺在她身上測量。

    “好像是吧,具T的不清楚。”  她歪了歪腦袋,“這條裙子得花多少錢?”

    奢侈品店的雇員在告知價格方面肯定也是演練過的,能夠溫柔地跟她說,裙子的價格是一萬一千美元,接受現金以及所有種類的信用卡,還隱藏了“如果覺得太貴的話請告知”這樣的禮貌。

    “什么時候能改好呢?”  她提了提裙擺,心思已經開始在想高跟鞋的款式。

    “十個工作日,最近都是假期,忙得很呢。”  店員對于她沒有嫌棄價格昂貴而暗自松了口氣。

    “那可不行。”  珍妮馬上抗議起來,“如果再出什么小意外,肯定會來不及的。”

    “譬如說有人食物中毒之類的。”  艾l說。

    簡也點了點頭。

    在店員與裁縫進行那種毫無必要的G0u通時,簡一眼看中了展示在圣誕樹旁的外套。

    “珍妮,你看那個外套,你穿上一定很好看。”  她說著就從試衣鏡前快速走下,嚇了所有人一跳,“當做給你的圣誕禮物怎么樣?”

    “你是瘋了嗎!”  珍妮尖聲說著走到她身邊,壓低了嗓門,“現在店員會以為你是那種被家里寵壞的富家nV,會開始使勁給我們推薦東西的!”

    “有什么關系呢,只是一件外套而已。”  她充滿憐Ai地欣賞著那件小羊皮外套。

    “我不需要那種東西,”  珍妮毫無留戀地把她推回試衣鏡前,“我更期待那天替你化好看的妝,把頭發編成最流行的樣式。”

    簡的臉上出現了那種久違的可憐巴巴的表情——睫毛不停地上下抖動,眼神閃爍地看一下旁邊的角落又看一下好友。

    所以,當她充滿歉意地表示,科林已經安排了人,讓她那天只要把裙子帶過去就可以的時候,珍妮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這時店員又迎了上去告訴她修改衣服要花費的時間有所改變,中斷了局促的對話。

    “哎,我總覺得我在失去我的小狗。”  珍妮重新坐到艾l身旁,看著朋友穿著昂貴禮服的樣子,感到了些許失落。

    “但愿她不要受到什么傷害。”  艾l說。

    布魯克林與曼哈頓各有各的忙亂。

    珍妮和艾l懷抱著巨大的熱情,每天在她身上試驗不同的發型和妝容,連續不斷地觀看含有上流派對情節的電影,在網上尋找蛛絲馬跡。

    三人甚至看了《大開眼戒》,對妮可基德曼的lu0T贊不絕口。

    科林開始為了新年電影的宣傳參加各種節目,錄制幾個毫無關聯的視頻。畢竟是合家歡電影,又是和新年相關,提出的問題大多是“過去的這一年的總結”以及“對新年的期望”。

    他完全想不出有什么期望,在車里跟助理說起的時候,對方說自己的期望是漲工資。

    “你既沒有談戀Ai,也沒有孩子,那些錢都花哪里去了?”  科林低頭看手機上的郵件,琢磨著回復的語氣。

    ”老板,上西區的租金可是很貴的。“  馬修租的是閣樓式公寓,裝修時髦,每次帶nV孩子回家都受盡夸獎,”而且還要請nV人去昂貴的餐廳吃飯,喝紅酒。“

    科林沒有說話了,他想起自己還沒有和她在外面吃過飯。

    她的內心說不清道不明,使得他有時候擔心兩人之間會突然鬧崩,然后他不得不和別的nV人睡覺。

    這段關系唯有如此隱秘才能繼續保存下去。

    洛克菲勒中心的圣誕樹高達75英尺,點亮的當晚熱鬧非凡,Rockettes  表演天衣無縫的舞蹈,還邀請了托尼·班內特演唱了經典的圣誕歌曲。

    商業區在一夜之間摘下秋日裝飾,放置好圣誕樹,安上閃閃發亮的彩球,掛上槲寄生,金sE的馴鹿又從置物間回到了櫥窗前。

    布魯克林公寓的暖氣雖然修好了,有幾天還是冷得厲害,一旦調高又熱得讓人發昏。

    然而這些都無法影響珍妮的心情,她最近處于一種極度快活的狀態當中——熟食店的猶太男人終于鼓起勇氣要了她的聯系方式,又用了“我的朋友們從隔壁州過來看圣誕樹”這樣的俗套借口,邀她一道去洛克菲勒中心。

    “我和簡去做什么呢?當電燈泡?”  艾l考慮再三,還是穿上了花哨丑陋的圣誕毛衣。

    “我同意。”  簡穿著同樣丑陋的圣誕毛衣,“你們要是接吻的話,我和艾l得多尷尬啊。”

    珍妮根本沒有聽進兩位室友的對話,她正在仔細地涂著口紅,一頭漂亮的金發閃閃發亮。

    算是簽訂了明年的電影合約,算起來只有四月與五月是完全空出來的。他在晚餐時調侃導演說“七月開拍的電影現在才定下來主演”,導演毫不在意地搖著酒杯,表示那是因為“氣候炎熱,適合工作”。

    不久之前,“珍妮1919”  發了一張照片,是她和兩位室友自拍,寫著“暖氣壞了,家里成了熱帶國家”。

    簡身上的淺綠sE背心寬松得很,從照片里可以看到她的黑sE蕾絲內衣帶子和rUfanG側面。

    底下的評論里不乏男人的贊美。

    這讓他很不高興——他在想nV人之間的友誼是否就如此無所顧忌,反正男人之間肯定不會這么做(他是這么認為的)。

    “喝一點蘋果酒”只發了一張晚餐的照片,她做了一盤巨大的Jxr0U沙拉和三杯莫吉托。

    晚上十點的市區依舊擁擠得不像話,所有人像朝圣一樣爭先恐后去看一眼點亮的巨大圣誕樹,科林在堵車的時候遠遠地拍了一張圣誕樹的照片,發給了他的妹妹,好讓她的兩個孩子看看。

    有一群年輕人在過馬路,高個黑發男人正密切地和他身邊的金發nV郎說話,透過擋風玻璃都能看出他殷切的神sE,他的身后是三四個游客——正舉著手機拍照,其中一人拿著巨大的單反相機,這些人中間混跡著特別奇怪的一男一nV。

    到底是什么樣的心理,才讓簡·莫里斯和她的朋友穿著那么夸張難看的毛衣在洛克菲勒廣場閑逛呢?

    像圣誕樹一樣綠油油的套頭毛衣,上面點綴著亮片還有小彩燈,與旁邊那件馴鹿圖案毛衣(紅鼻子發著光)一同x1引著路人的目光。

    他忍不住捂著臉默默笑了起來。

    艾l說:“穿著這件毛衣我永遠找不到男友”

    簡找不出反駁的例子,只好找別的話題。

    兩人從晚飯開始有意無意地觀察那個“可Ai的猶太男人”,心里各自藏著意見,珍妮每次與他們目光相觸都露出一種緊張感,生怕這次寶貴的曖昧被朋友所否定。

    一群人鬧哄哄地去看了圣誕樹,又準備走到Hell‘s  Kitchen那一帶喝酒,猶太男人的朋友問她有沒有參加過時代廣場的跨年倒數。

    “第一年的時候本來打算去的,結果人太多了,我們就提前回了家,不過拿到了健身房的優惠券。”  她被毛衣標簽弄得癢癢的,渾身不舒服。

    穿過四十九街的時候,她朝艾l抱怨脖子后面的標簽,目光掃過堵在路上不耐煩的汽車——卻看到了賓利轎車里目瞪口呆的馬修·格雷先生。

    當然還看到了隱藏在后排的科林·沃爾斯的半張臉。

    她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無關緊要的熟人,挑了挑右眼的眉毛,便轉過頭去繼續與同伴說話。

    車流堵得SiSi的,即使在腦海里想象了許多畫面很,也只能看著她那件閃著綠光的圣誕毛衣越走越遠。

    “你說得對,穿著這個是遇不到男人的。”  走了五分鐘,她突然說。

    “我這樣子肯定很奇怪。”  她又補充道。

    “也不是特別奇怪……”  艾l的話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幾個喝醉酒的男人指著兩人哈哈大笑。

    “可是這件衣服真的很有意思。”

    “尤其是紅鼻子這里。”  他按了一下,魯道夫的紅鼻子閃了起來。

    “不過,被穿著這件毛衣的人嚇到,也是情理之中。”  她聳了聳肩。

    她想到科林大概會落荒而逃,而她剛購買的昂貴禮服裙也只能束之高閣,不禁心疼起自己的銀行賬戶。

    走到時代廣場附近時,才發現科林的助理馬修一直在打她的電話(猶太男人的朋友提醒了她)。

    她帶著“一萬美金即將打水漂”的思想準備,選擇了接聽。

    跟前的人互相搭著肩膀,討論明年春假的計劃。珍妮回過頭看她。

    “你身上的那件毛衣可真是獨一無二。”  科林低沉的聲音像靜默的流水,進入到她的耳中,“一下子就把你認出來了。”

    繁華的燈光與喧囂的街道化成了一顆小巖石,被投入到她內心的隱秘湖泊之中。

    她眨了眨眼,確認這不是一種深夜的幻覺。

    “我還有一件更夸張的,上面有圣誕老人。”

    “這是陪朋友約會了嗎?”

    “嗯。”

    “接下來去哪里?”

    “去喝酒。”

    “我這邊還有好多蘋果酒,好像怎么都喝不完。”

    “我今天沒有穿配套的內衣呢。”

    “有什么關系,反正……”  意識到助理只是在假裝看路況,他只好放棄tia0q1ng的話語,“咳,當朋友約會時的電燈泡可不好。”

    “我可是有任務在身的。”  她的聲調抬高了一點。

    “肯定是那種‘幫我的朋友看看這個男人靠不靠譜’的約會。”

    “沃爾斯先生很了解嘛。”

    “個人經驗。”  車子駛過巨大的蘋果店,白sE的光劃過車窗,“不過呆久了可是會被嫌棄的。”

    “那……我想喝點熱可可。”

    “這個建議不錯,我今晚可不想再喝酒了。”

    他聽到她短暫的笑聲,駛過車輛的音樂聲,人群無緣無故的歡呼聲,然后她在他耳邊說了可Ai的下流的情話。

    月亮細得幾乎只剩一個g,覆蓋著月光的密云被扯開,露出一點微不足道的光彩。

    他心想,明明是這么常見的景象,自己卻從未好好欣賞過,這溫柔的月sE。

    這是一家掛滿了街頭攝影作品的酒吧,紅sE的燈光像暗房一樣,角落還有一個殘破不堪的書柜(誰會在這種地方看書呢),上面擺著一本巨大的薇薇安·邁爾作品集。

    薇薇安·邁爾Si后成名,單幅作品的拍賣價格在九千美元起。不能擁有她的作品,買下一本作品集也是好的。

    簡帶著對店主的贊同心,點了一杯名為“日落大道”的酒,心不在焉地嚼起了玻璃杯邊緣的櫻桃。

    趁著別人玩彈子球機的時候,她悄悄對艾l說:“這個男人倒不錯,可真是小心謹慎得不行。”

    “誰都看得出他那殷勤勁,可他總是不往下一步走。”

    “也許只是不想……害羞……做錯選擇。”  艾l顧著看角落里的一對同X情侶,前言不搭后語,他們朝他揮了揮手。

    “你應該過去打個招呼。”  她用手肘推了推他。

    “我可是穿著這個……”  他低頭看毛衣上馴鹿發光的紅鼻子,“還是算了吧,總得有個人陪珍妮回家。”

    “你怎么就確定我會去呢?”  她把眉毛挑得老高。

    “簡,你剛才講電話的樣子……”  他遠遠地向那對情侶致意,“眼睛亮起來了。”

    “我可……”

    “你總是把情緒暴露在親近的人面前,別人也許還察覺不到。”  他笑瞇瞇地得出結論,滿意地喝起了啤酒。

    她做出一個假裝cH0U煙的手勢,呼出一口氣,“親近的人”  也就只有兩位室友以及她的哥哥,被這三個人看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樂隊開始演奏一首極其高昂的樂曲,珍妮回到兩人身邊,額頭冒出了汗,興奮地問兩人要不要去玩彈子球。

    簡和艾l幾乎同時擺了擺手。

    他又要了一瓶啤酒,她點了長島冰茶,珍妮只要了冰水。

    彈子球桌一帶爆發出歡呼,吹小號的卷發男人開始了自鳴得意的獨奏。

    三人隔著嘹亮的演奏聲說話,一半的詞語被音樂所吞沒。

    她對標簽失去了耐心,再加上喝了酒,身上熱熱的,便一口氣脫下了毛衣,露出底下的緊身紅sE背心。

    “哎呀呀,這可不公平,我們說好了一起穿的。”  艾l抱怨起來。

    “你也脫下來好了。”  她滿不在乎地把頭發隨手扎起。

    艾l擺了擺手,說:“男人和nV人不同的地方就是這里,你現在這個樣子,周圍看你的男人都多了起來。我要是脫下毛衣,露出那種白sE棉布背心,說不定會被認為是變態。”

    珍妮使勁點著頭,又提起了那件禮服裙,擔心裁縫把衣服改壞。

    簡手機震動了起來,她低下頭迅速回復了信息,抬起頭時,兩位朋友已經做好了與她道別的表情。

    “親Ai的,你身上帶著安全套了嗎?”  她把剩下的長島冰茶喝個JiNg光,站起身,突然想起來這件要緊事,又馬上坐下,悄聲向珍妮說,“可不要讓男人準備這個。”

    “唔……我今晚不需要。”  珍妮的臉一瞬間紅得像酒吧的燈光,幾乎要與背景融為一T,“應該再喝一會兒就回去。他還要送他的朋友們回酒店。”

    “那好吧。”

    幸好酒吧門口到馬修·格雷先生駕駛的轎車之間,只有五秒鐘的路程,要不然她會后悔得馬上把毛衣套回。

    她飛快地關上車門,向馬修道謝,后者忍不住調侃了一下她的圣誕毛衣。

    她歪著腦袋看了看道路旁的燈光,由于喝了酒又吹了冷風的緣故,身T忽冷忽熱,大腦開始不受控制地想起奇怪的事情。想起在家鄉的小鎮,這個鐘點在車里往外看,就是一片漆黑,運氣好的話也許會看到鹿,像具備了人X一樣站在森林邊緣。

    想起鹿,被撞Si在高速公路上的鹿。鹿的眼睛。

    “馬修也會去那個派對嗎?”  她為了驅趕這種可怕的想象,主動提起了話題。

    “會像間諜一樣坐在車里。”  他調侃地回答道,“一般也會有提供司機cH0U煙吃點心的房間。”

    “可馬修是助理……”

    “我從小就喜歡開車,還曾經想過當長途貨車司機呢。而且老板那邊還有雇傭其他的司機,只是莫里斯小姐恰好與我見面b較多罷了。”他JiNg神奕奕的樣子,看上去一點也不像在開玩笑,“而且這樣的派對,我個人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阿德里安——這位剛好在熟食店與珍妮認識的高瘦黑發男人,滿心歡喜地打完彈子球,帶著一點緊張,等待美麗的約會對象結束與朋友的耳語,把目光重新放在自己身上。

    “我的同學,”  他朝人群中的一名戴粗框框眼鏡的年輕人點了點頭,“想要問一下……你的朋友,她有約會對象了嗎?”

    “哦——她……”  珍妮一下子說不出話,急忙向艾l發出求救的目光,后者假裝被杯墊x1引了注意力。

    “肯定是有男友了吧?”  阿德里安遺憾地說,“所以才提前離開。”

    “哎呀不是這樣的。”  珍妮連忙搖頭,卻又想不出該說什么,艾l的表情像停滯了一樣,完全幫不上忙,“她……”

    阿德里安連忙說這是她的私事,他不應該過問,找了個借口走開。

    “我的天……下次再這樣可怎么辦。”  珍妮看著他的同伴臉上露出失望的神sE,喃喃自語  ,“總不能說,‘雖然她沒有約會可是有個演員在跟她睡覺‘這樣的話吧?”

    “大明星也沒有很糟糕。”  艾l突然說。

    “你不是說要小心這個人嗎?”

    “你看這個。”  艾l把手機遞到她的面前。

    有好幾個人拍到了科林·沃爾斯在咖啡店買熱可可粉的照片,紛紛傳上網。

    距離看到閃閃發亮的丑陋圣誕毛衣已經有一個半小時,他反反復復地看明年的時間表,預估著兩部即將上映的電影可能得到的反饋與口碑,一個小短片的拍攝,幾個客串,一部自己作為重要配角的文藝電影,今天剛定下來的晦澀電影,還有年末的動作片——又是作為重要的配角。

    重要配角。

    重要配角。

    重要配角。

    猶如在龐大金字塔上毫無進度地攀爬。

    他的內心再次出現了那種灰暗沮喪的心情。

    在難以訂位的餐廳與價格夸張的酒吧之后,回到寂靜無人的公寓,無事可做地等待年輕nV人在玩樂過后到來,讓他感到很可悲。

    他開始想,是不是應該在新年之后結束與她的關系,以免自己變成那種可憐兮兮的等著被nV人垂青的男人。

    他的這個想法剛冒出來,就被電梯的響聲刺破了。

    在所有人看來平平無奇的簡。

    白sE的帆布鞋,緊身的牛仔K和酒紅sE的背心,毛衣綁在了腰上。

    她的臉頰還帶著紅暈,口紅的顏sE淡淡的。

    他沒有說話,把面前的文件塞到廚房的cH0U屜里,低下頭看大理石的花紋。

    她走到他面前,手肘支著冰涼的臺面,托著臉觀察他的黑發。

    “你在生氣嗎?”  她說。

    他搖了搖頭。

    “因為等太久了嗎?”

    “親Ai的,我的時間不值錢。”

    他把臉埋在雙手之中,無力地回答道。

    總不能告訴她,自己在這兩個小時之內,感受到了衰老,月sE也從溫柔變得可有可無。

    “我買了這個,”  她說著像變魔法一樣,從小巧的拎包里拿出了一個紙袋,“檸檬蛋糕。”

    見他沒有回應,她又說起自己幫了好幾個游客在圣誕樹前拍了照——“以后再看這些照片的時候說不定會覺得很傻,哪里的圣誕樹都差不多的”。

    這種輕飄飄的毫不在意的語氣,的確很符合她的X格。

    “簡,”  他抬起頭看著她的臉,無憂無慮的年輕的面龐,好像與他不存在于同一個世界,“難道你就沒有想過……關心我一下嗎?”

    在他沒有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對現實的無奈轉換成了對面前這個nV人的怒氣。

    “你肯定看得出來,我正在被一些事困擾,不高興。可是你卻毫不過問,反而在說什么檸檬蛋糕。我對檸檬蛋糕一點興趣也沒有!”

    他真切感受到自己此時此刻對檸檬蛋糕的恨意。

    ”有時候,我總覺得,你只在意自己的感受,別人高不高興,難不難過,你一點興趣也沒有。我非常喜歡你,你對此一清二楚,可你沒有所謂,你根本不在乎。”

    他用力盯著她,想要從中看到一絲愧歉,或者得到她的反唇相譏,與自己大吵一架。

    有那么半秒鐘,他以為她會把裝有檸檬蛋糕的紙袋砸向自己。

    然而她只是淺淺地蹙起了眉頭,表情如此困惑,仿佛他說的是一道深不可測的哲學命題。

    這種冷淡的反應無疑加倍激怒了他,他的手用力握住空氣,又松開,他要用同樣冷淡的態度去傷害她,讓她知道自己并不是非她不可。

    把這番決斷的話在心里醞釀的同時,只見她用力地咽了咽口水,艱難地開了口。

    “哎,沃爾斯先生,”  她的臉sE變得很古怪,眉頭也愈發緊鎖,“你要怎樣都可以,隨便你……”

    她憂心忡忡地喘了口氣。

    “可是能不能讓我先用一下洗手間呢?我不想在大街上吐,太丟臉了。”

    無盡的怒氣瞬間消失了。

    他連忙表示了同意,在這句簡單的話里又夾雜了關心和道歉的話,生怕她沒有聽清楚,又慌慌張張地重復了一遍。

    可是她飛奔到浴室,“哐當”一聲關上門,跪在地上瘋狂嘔吐起來,什么也沒有聽到。

    “該Si的長島冰茶……”

    把晚餐以及酒吧里的芝士玉米片吐得一g二凈之后,她癱坐在浴室里,腦袋嗡嗡作響,一面咒罵,一面給艾l發短信,問他關于珍妮的約會進展,又說自己“剛剛在大明星家里嘔吐,顏面盡失,必須馬上離開”。

    浴室的燈光晃得她心煩,她用手指胡亂地梳著頭發,腦海里一下子是Si去的鹿,一下子是酒吧的紅光,一下子是科林慍怒的樣子。

    他剛才都說了些什么?對了,說她沒有關心自己。真是可笑,他想從她身上得到什么?心理治療嗎?

    她用手腕抵著額頭,對著手上的傷疤用聽不見的聲音喃喃自語。

    現在可好了,在男人的屋子里嘔吐,還有b這更丟臉的事情嗎?真想把馬桶刷一刷……剛好就此和他分手,不要再和這樣的人扯上關系了,還是應該和大學男生睡覺。

    科林的身影在浴室門外徘徊,關切地詢問她的狀況,又問她要不要看醫生。

    “好得不得了,謝謝……什么都不需要,不需要,謝謝。”  她大聲回應。

    大腦終于安靜下來,她又獲得了那種酒醒之后的新生。她發現這樣的遭遇還是有趣的,起碼可以成為密友之間的笑談,便打起JiNg神,仔仔細細地刷了牙,用了牙線和漱口水,把頭發重新扎好,打開了浴室門。

    臥室里只亮著一盞小小的圓形夜燈。

    科林焦急地朝她走來,還沒等她開口,便又重復了一遍對她健康的關心。

    ”已經完全好了,“  她點著頭,不敢看他,”真抱歉,我……“

    “這都是我的不對。”  他打斷了她的話,語氣堅決得像是在告解室里承認罪行,“你身T不舒服,我竟然沒有察覺到,只顧著說自己的事,把脾氣發在你的身上。”

    他懇切地請求她的原諒,請她今晚留在這里。

    要是她抬頭看看他,也許會被他臉上擔憂的神情打動,然而她只盯著他襯衫上的黑sE紐扣,被他嚴肅認真的道歉嚇了一跳。

    ”沒有關系的,沃爾斯先生,我已經完全好了。“  她連忙說,“好像上一次喝長島冰茶也是這個樣子。”

    他再一次感受到自己是一個多么自私又沒有智慧的人,他差一點就要失去她了,他這么想了,也幾乎這么做了,這是多么愚蠢啊。當他在臥室徘徊時,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

    他說著“我可憐的簡”,不由分說地催促她休息。

    “可我還想喝熱可可呢。”  她故意撒嬌說。

    “馬上就有了。”  他吻了她的額頭,閃身出了臥室。

    她蜷縮在被子底下,瞇著眼看室友發來的十幾條短信。

    除了“珍妮沒有和那個男人接吻,只是友好道別”以及“有男人要了我的電話”之外,就是一些大呼小叫的建議她馬上逃走的短信,還有“找一找空氣清新劑,往身上噴”的短信。

    她簡短回復了“情況有變,不回家了”之后,臥室的門被打開,科林把白sE馬克杯放在她的枕邊,旁邊還有一塊h油曲奇。

    她靠著枕頭坐起,用小勺子攪拌著溫熱的飲料,輕輕呷了一口。

    “感覺好些了嗎?”  他問。

    “煥然一新。”  她說。

    兩個人剛才都因為毫無意義的小事而產生了決斷的心情,現在回想起來只覺得可笑。

    他坐在床邊,把手搭在她的膝蓋上,借著小夜燈的光看她,與她說起晚餐的情景。

    在昂貴的飯店喝紅酒,吃了松露與鷓鴣,又在俯瞰曼哈頓繁華的酒吧談妥了工作,cH0U雪茄,開玩笑,討論保時捷的引擎與八十年代本田汽車的細致,再緩慢穿過熱鬧的街道,最終來到她的身邊。

    一種渺小的浪漫。

    “你說得對,我并沒有想過去關心你。”  她突然說,“連這種念頭都沒有存在過。”

    “不意外。”

    “我這輩子都沒有關心過多少個人。”

    “那是因為你還年輕。”

    “沃爾斯先生就像電影里的角sE,”  她臉上DaNYAn出微笑,好像在講述遙遠的神話,“英俊,富有,人生一帆風順。喜劇電影里那種生活美滿的男主角,沒有什么煩惱,就算有的話,經過一首歌的時間也就好了。所以我會想,你有什么好難過的呢?雖然很不近人情,可我的確是這么考慮的。”

    “何況我們是這樣的關系。”

    “對。”  她垂下眼簾,睫毛抖動了好幾下,又重新看他,“我喜歡現在這個樣子,我只喜歡現在這個樣子。”

    他表示贊成。

    “不過我要糾正一點,”  他說著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爬ShAnGchUaN,躺在她身邊,“我可不是電影里的男主角,人生不是一帆風順,生活也沒有十分美滿。”

    “那我還是關心一下你好了。”  她放下了馬克杯,重新鉆進被子里,“以后有機會的話。”

    “下次我會先給你一點提示。”

    他的聲音在幽暗中像耳語,雙手迫不及待地伸到她的衣服底下,撫m0細膩的肌膚。

    她開始吻他,熱可可的味道與薄荷牙膏的氣息,印在他的耳朵,下顎,鼻尖,額頭,不可思議的細致,仿佛世間只有這一件事可做。

    “我還以為你會穿著那件毛衣呢……”  他被吻得渾身溫暖而沖動,解開了她牛仔K上的紐扣,把她下半身的衣物脫得一g二凈,Ai撫她的身T,“我可是準備了很多笑話的。”

    “標簽怪不舒服的……”  她吻他的臉。

    “穿那個做什么?”  把肩帶扯下,手放到她的rUfanG上,隔著纖薄的內衣把柔軟的激起yUwaNg的肌膚r0u在手里。

    ”那個……我們想要考察一下……看看珍妮的約會對象……嗯……是不是個有忍耐力的男人……“  呼x1聲慢慢變化,雙腿不安分地扭動,觸碰他。

    ”他的朋友說不定喜歡你,一般來說都是這樣發展的。“  脫下了她的背心與內衣,握住她豐滿的SHangRu,肆意地親吻。

    ”沒有人會喜歡穿著這種毛衣的nV人吧……“

    ”我就很喜歡。“

    即使是被yUwaNg驅使的甜言蜜語,她也十分受用,低下頭與他接吻。

    與她相結合的時候,他本想輕柔地在她T內cH0U送,可是不住的吻與她發出的喘息聲,讓他按捺不住q1NgyU,加快了在她身上的動作。

    星球形狀的燈時閃時現,yAn物完全占據她的yda0,不停地進入到最深處,不可阻擋的快感在這種摩擦之中漸漸把兩人引入到忘卻現實的快樂之中,雙腿纏繞他的身T,聽他說出糟糕的情話與不可告人的X幻想。

    窗外有朦朧的月光,沉溺在夜sE溫柔之中,交疊的lu0T與床單摩擦出細小的聲音,猶如一首彈亂的鋼琴曲。

    她又做了那個夢,高中的同學指著自己大笑,她在夢里氣憤地反駁,說出的話卻變成渾濁的氣泡。

    當意識到這是夢境時,她用盡全力cH0U身退出,猛地睜開雙眼。

    白sE的枕頭套與墻壁急沖沖闖入視覺,雕刻了藤蔓的梳妝臺在角落依舊格格不入。浴室門被打開,公寓的主人只在腰上圍了一條浴巾,身上還帶著熱水的溫度。

    她感到一種由衷的安心,暗自舒了口氣。

    “你睡得很沉,”  他說,“像是在做什么夢。”

    她搖了搖頭,花了點力氣從床上坐起,抱著鴨絨被子又瞇著眼睛好一會兒,才開口說話。

    “沃爾斯先生都是這么早起來嗎?”

    “最近幾年是這樣,工作的時候除外。”

    “以前呢?”

    “以前的話,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喝酒,”  他滿意地觀賞著睡眼惺忪的半lU0少nV,“然后就開始cH0U煙,隨便找些零食填肚子。”

    “可以給我表演一下嗎?頹廢演員的樣子。”

    這是個難得的請求,他便照做了。

    在廚房里倒了一小杯加了冰水的威士忌,又像做廣告一樣故作優雅地拿出雪茄,慢條斯理地點燃,走到她的身邊。

    “你看,就像這樣子。”  他左手拿著杯子,右手的食指與中指間夾著雪茄,腔調十足地cH0U了一口,“不過當時喝的是伏特加,cH0U的是萬寶路。”

    她的鼻尖動了動。

    “總覺得這種雪茄的氣味聞起來甜甜的,像巧克力。”  她說。

    “的確是這個味,邁阿密產的特有雪茄。”

    “我以為名人都是cH0U進口的古巴雪茄呢。”

    “這是Ai國主義。”  他不以為然地說。

    她低頭笑了,直起身跪在床上,與他四目相對。

    “我想試一下……”  她說,“Ai國主義的雪茄。”

    “請便。”

    她微微張開嘴唇,靠近這種細長的帶有可可風味的Padrón雪茄。

    鮮YAn柔軟的雙唇,似乎更適合接吻。

    他的心中一陣悸動。

    在觸碰這種上癮物之際,她抬起眼簾,咧出一個壞笑。

    “還是算了吧,我想要嘗別的東西。”

    她說著貓下腰,解下他的浴巾,把他的yAn物含在了嘴里。

    即使感到意外,也要趕緊把手上的雪茄移開,以免灰屑落到她的身上。

    他站在原處一動不動,任由她的舌頭在他的yAn物上打轉。低頭可以看到她垂下的長發,光滑的背脊,幾顆雀斑形成了小星座一樣的圖案,落在她的腰上,再往下看是T0NgbU的曲線,惹人亢奮。她伸出手Ai撫他的Y囊,帶給他奇異的溫暖,飽含著yUwaNg的器官在她的口內B0起,變得堅y。

    再也沒有b現在更好的時候了,一周之后就是圣誕派對,但愿在那之后還有更多。

    他這樣想著,心滿意足地喝了一口來自蘇格蘭島嶼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即使參雜的是普通冰水而不是雪水,那又有什么關系。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北京11选5号码分布图一定牛